以太坊历史及其前景

  以太坊是建立在比特币技术之上的下一代“智能合约和去中心化应用”平台, 它部署了一种图灵完备的智能合约脚本语言,使得任何人都可能直接在区块链上开发应用。它不仅仅是货币,而是一个区块链平台,代表着比特币2.0时代。

  2014年,以太坊由V神和Gavin Wood博士合作共同创建,目标就是构建一种新型的去中心化应用平台,为了快速建立一个包括开发者、矿工和其他利益相关方的大型网络,以太坊通过预售以太币的方式收到募集基金的方式开展前期研发工作,并成立以太坊基金会来全权主导以太坊社区,可以算是最早的ICO。

  以太坊虚拟机(EVM)EVM是以太坊中智能合约的运行环境,运行EVM内部的代码不能接触到网络、文件系统或者其它进程,智能合约之间也只能进行有限的调用。账户(Accounts)以太坊有两类账户,外部账户和合约账户。外部账户,就是传统意义上的账户,该类账户被公钥-私钥对控制。合约账户,就是智能合约所在的地址,被存储在账户中的代码控制。两类账户唯一的区别是:合约账户存储了代码,外部账户则没有。每个账户都有一个以太币余额,该账户余额可以通过向它发送带有以太币的交易来改变。交易(Transactions)在以太坊中,每一笔交易就是一条信息,交易可以包含二进制数据和以太币。如果目标账户包含代码,该代码和输入数据会被执行。如果目标账户是零账户,交易将默认创建一个新合约。创建合约交易的payload被当作EVM字节码执行,执行的输出做为合约代码被永久存储。燃料(Gas)为防止交易滥用,以太坊上的每笔交易都会被收取一定数量的gas,gas的目的是限制执行交易所需的工作量,同时为执行支付费用。无论执行到什么位置,一旦gas被耗尽,将会触发一个out-of-gas异常,所做的所有状态修改都将被回滚。也就是说,如果对gas价格估计的不准,就会造成gas浪费,钱花了,交易还没执行。

  智能合约为一个满足一定条件的自动化执行程序,可以理解为线下合同流程的程序化,也可以理解为运行在区块链中的一段代码。和线下合同相比,智能合约能够按照事先规定的条件自动化执行,避免了有合同却执行难的问题。但是区块链上的普通智能合约在涉及交易双方意图时,仅靠代码本身无法有效处理缺陷,如果合约存在漏洞,这个合约的有效性怎么保证?在现实世界中,各种不合理合同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进行最终的救济,那智能合约怎么办?所以就出现了李嘉图合约。

  李嘉图合约以一般法律文件的形式记录民事主体双方之间的合同:①发行人向持有人提供的合约;②由持有人持有并由发行人管理的有价值的权利;③人工可读(如同常见的纸质合同);④程序可读(计算机可解析);⑤数字签名;⑥携带密钥和服务器信息;⑦与唯一安全的标识符结合。依据李嘉图规则的合约既能满足法律形式要求,也有其智能执行的一面。通过李嘉图合约,有望解决当前智能合约在现实世界中的法律效力问题,从而建立数字经济在网络及物理空间均合乎规制的法律关系。

  即“去中心化金融”,是一个任何人只要有网络连接就可以访问的金融系统,从而最大程度地实现了金融的普惠性。DeFi必须符合的四个要件:去中心化、金融产业、代码开源与开发者平台。其是通过智能合约匹配借方与贷方,抵质押确认后即时划转资产,进而完成借贷行为。智能合约不但为平台提供了标准化和互操作性的技术基础,更是在贷款过程中起到透明、公正、结果不可更改等全流程管理的作用。去中心化金融的核心和优势在于无需准入:开源项目使得任何开发者都可以通过 Pull Request 的形式参与代码和协议的更新;任何节点都可以作为矿工或者验证者,也就是说任何人都可以作为记账人;任何人都可以使用这个网络,与这个网络进行互动,包括创建账户、转账、合约互动等。

  以太坊代表着区块链的未来,它从单一的货币应用转向到各个区块链应用领域,并且可以扩展到企业级应用。DeFi等新概念的加持,使得以太坊的未来更加美好,但是目前区块链还缺乏货币外的杀手级应用,所以短期内以太坊还无力挑战比特币的地位。因为创始人和以太坊基金会的存在,社区相对团结,这也算一个利好,如果能够出现新的杀手级应用,前景会更为美好。

分享: